+加入收藏

法喜faxi.gs:法喜网,法喜充满

您现在的位置:法喜 > 禅修知识 > 参禅开悟 > 释正勤 ------禅 三 明 心 报 告

释正勤 ------禅 三 明 心 报 告

发布日期:2014-07-0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禅 三 明 心 报 告 │释正勤 法师│
一心皈命、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
一心皈命、顶礼极乐世界阿弥陀佛
一心皈命、顶礼观世音菩萨、大势至菩萨
一心皈命、顶礼平实大和尚
从小就是家中的「叛逆分子」,脑袋瓜儿里有着太多的为什么:为什么我是女生?为什么会饿?被打会痛?
国民中学二年级时,迷上了古龙、金庸小说里那些侠客:归隐山林、老马、古剑、落日斜阳、阳关道上独自一人行侠仗义,路见不平、舍我其谁?少林、峨嵋修道人练龟息大法,可以一年半载不吃不喝不拉,真省事。尤其更甚者是喜欢倪匡的科幻小说。常怀疑自己脑袋瓜儿里住着外层空间来的小精灵,要不然,怎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?为什么不能像姊姊般的乖巧、文静、听话呢?直到高中时上了佛光山,都还是向往着修行的生活;但是、什么才是佛法?仍旧是不晓得。就在颠倒梦想的日子里,结束了青少年的生活。
马齿徒长,历经了现实社会的不如意后,悲欢离合、生老病死,让我警觉到人生的无常,惊慌之余,算命之论便占据了大半个日子:因为我想知道「过去的我、未来的我」。因为想知道,所以便去找答案。由于一次泰国缅甸之旅,结下了学佛出家的因缘,印象中最深刻的是:每到一间寺院参观时,殿内都会画着一幅幅的世尊成道图,其中诞生时的佛一手指天、一手指地:「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。」总觉得这个「我」有文章,一定不简单。但究竟为什么不简单?却不知道。还有竹林说法图,在那郁翠的竹林里,彷佛自己就在其中,似曾相识的情景,让我的心情激荡不已。
回国后,参加了气功研习班,开始有了礼佛、打坐及接触道场的因缘。回忆初次见到剃度恩师时,看到她溃烂见骨的伤口,而师父竟不以为痛(恩师当时已是乳癌末期患者),长庚医院医师开给她一天两粒的止痛剂,师父不曾服用,疼痛难耐时,也只是一句「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」就带过了,我不禁怀疑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她呢?所以当师父说:「小飞侠!来出家吧!」二话不说,回家禀明双亲后,处理了工作俗务,便到道场过起晨钟暮鼓的生活,也陪伴师父走完这最后的一段路。
这期间,从接触佛法到出家,时间不过六、七个月;经典也只看过《心经、金刚经》,记得气功老师最喜欢说四句偈: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但是,早晚课诵、佛事,并不能解决我的疑惑;于是便想进入佛学院研究经典,但是得戒师父并不认同。几经挣扎后,只好毅然的离开常住:就算无法进入佛学院,也必须找到修行的法门,让法身慧命有皈依处,而不愿在佛教界的错误陋习中随波逐流、虚度光阴!
离开常住后,辗转来到了北部,参加了某禅林的禅坐班,认识了刘师姊,并至阳明精舍拜见了萧老师。时值老师演说《楞伽经》,于课后师姊的引见下,请求参加新班共修,老师只说了一句话:「看因缘吧!也许一天,也许一年才能开班。」因为当时正觉同修会并没有道场可以开班共修,借用阳明精舍的因缘似乎也即将结束。不料当晚却接到通知,可至丽水街共修处参加共修。隔天,到了共修处才知道:由于郭理事长的发心,提供自家的大客厅做为共修场所。
但也许是因缘福报不具足吧!开始共修几堂课后,宜兰福严禅寺传授三坛大戒,以前曾答应住持法师要前去帮忙,又因身为出家众,戒场诸师及书记寮的法师得知我离开常住,又与在家众学习佛法,皆不赞同;在诸师的规劝声中,便至南部某道场的空中佛学院教务处,担任文书的职事。初出家的人,的确该为常住及众生服务,为自己修集福德资粮;但忙忙碌碌、天昏地暗的半年过去了,自己却依旧落在逐风追月的情境中,仍然不能进一步在佛法上有所修证,心中的惶恐不安却愈来愈甚:不能只做个穿著僧服的凡夫呀!
辞去了职事,回到台北后,时值正觉讲堂第三期的初级班开课,可能也是自己过去的业力吧!初期遇到了一些障碍,令我对明心见性产生怀疑,几乎退了道心;但 佛菩萨慈悲的加持冥佑,在一次殊胜的因缘下,解决了心中的疑团,这才开始用心的学习无相念佛。这一磋砣,时间又过了一年,加紧脚步,安住身心以后,功夫才日渐增长。
感恩亲教师的慈悲与护持,令我在佛法知见、功夫上获益良多。因身着僧服,无形中总会给自己压力;但愈是急,功夫却愈无法增长,所以亲教师常要我放轻松,告诫自己按部就班。刚看话头时,偶而还会转回去忆佛,亲教师告诉我们:最好到户外看树木、花草、人物、车子,在动中来增长功夫。因为听话,放松心情,反而功夫容易上手。
有一次,骑车上课途中,只顾着看前面的话头(把话头放在前面车子的尾灯上),于红灯时,紧急停车,突然一个疑问闪过:○○○○○?又一次,发现前面急驶而来的卡车,掉转头,一闪而过的○○○?见闻觉知是妄!可是在那不思议的情况里,似乎有个不知的心同时和合运作,但功夫不够,并没有深入整理,也没有找亲教师小参。
禅三的时间到了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上了石城道场;看到那么多的护三菩萨忙里忙外的,暗中告诉自己:放下万缘,一切交给佛菩萨及萧老师,只要一心参究即可。
晚间萧老师开示:「此次禅三如有因缘悟入,实则可喜;但如无消息,也不必失望。古来多少高僧大德,念佛、参究,直至老死,甚或著作等身,也没有开悟呀!更何况你们修学无相念佛才多少时间呢?」这一听,就更放心了。对于法门及萧老师、亲教师既然是深信不疑,这次没有悟,那也还有下次,怕什么呢?既来之,则安之;得之吾幸,不得吾命。
从此开始,礼佛、忏悔、发愿,都与在家中之时完全不同,萧老师的慈悲摄受力,让我们在二六时中都如临深渊、如履薄冰般的专注。脱袜经行时,冷冷的地板触及脚底,有觉有知是妄心,但○○○○中,又好象有个不知的心呀!中午老师慈悲,分配洗碗,并给与指导;于洗碗时,○○○、○○○、○○○○、还真○○,这时虽有触及,但仍不能很清楚的知道真心在哪儿!
第一次进小参室时,还只是在总相上,模糊的抓到一点儿,并不确定;老师慈悲,要我以○○○○来体究:○○、○○,又转回经行时,○○、○○、还有○○的○○,○○是谁?○○的又是谁?原来亲教师上课时说:「身如段肉,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,○○○○○○○,又有什么差异呢?」原来呀!前七识时时观察、作主、寻伺,而意识也只能去分别觉知、好坏、美丑呀!剩下的呢?由○○○?可是心里又想:「有这么简单吗?」再思惟整理后,报告监香老师,教我继续深入整理。
当晚看到法智法师在白板上抄写老师当晚所要解说的公案原文时,拿来与自己整理的真心印证,这才真的承担下来,当下真是欢喜踊跃:不枉此生,不枉出家学佛了。古人说的:「朝闻道,夕死可矣!」但是不行,还要保住这臭皮囊,才能学一切种智呀!放香时,一面喝着茶,一面体究真妄和合运作;欢喜得合不拢嘴,掩不住的笑意,萧老师走过来询问时,就向萧老师报告。
第二次轮到小参时,坐在小参室备位时,亲教师课中所讲的:「无道人!只此一招!」拇指一竖,○○○○,浮在眼前;真的没有骗人,只此一招呀!进入小参室时,压抑不住激荡的心情,老师问及真心在哪里时,本想当胸一拳出去,又深恐对恩师不敬,改以竖起拇指说道:「无道人,只此一招!」心中又想哭、又想笑。老师便恭喜我:「是名符其实的大丈夫了,也不枉了你出家的法号。」本想告诉老师:我的内号是法悟│圆法觉悟,是我在戒场时的名牌上看见的。何其有幸呀!能够在正觉讲堂里,达成这梦想与愿望。感恩顶礼萧老师、顶礼亲教师。
出小参室后,要我们整理喝水时真心与妄心的和合运作内容,因为高兴、欢喜踊跃,就忽略了别相上的整理;待再次进入小参室时,老师帮我们喝下这杯水时,这才知道悟后起修的路,才是正要开始呀!深感老师的智能深不可测,简单的喝水里,竟然有这么微细的真心妄心行相。
第二道题目的整理,仍旧是太粗糙了,老师说:由于时间不够了,留待解三后,于二六时中自己慢慢整理体究真妄心的和合运作。第三道题目,老师说………。出来闭着眼睛体会真心妄心的运作有何不同时,又想到:闭眼时,如同盲人般一片黑暗,就好象在佛法的大道上,还没有开悟的人,没有明师指导,自己盲修瞎炼、倒因为果,当然到最后必是落在沟渠里呀!此时,更能感受到老师为利益众生的悲心,为帮助众生开眼,不畏艰险的摧邪显正,救护众生回归正道。
解三回来后,拿起老师的书,一页又一页的读下去;以前不懂的,现在竟然知道了。愈是整理,愈见智能受用;时时受用真心离五蕴、十八界之清凉寂静,对于五欲尘境的妄想也减少了。一面高兴,更是一面庆幸自己找对了修行法门,依对了善知识;感恩佛菩萨之庇佑加持,以及护法龙天的护持,能安住在正觉讲堂、得此了义大法,悟明真心。便在佛前发愿尽未来际追随萧老师学习一切种智,得见佛性,学习差别智,亲证初地无生法忍,地地增上;并尽未来际护持萧老师及本会正法,令正法久住人间,以接引一切有缘众生同得契入正法,得明心见性。并感恩一切曾经帮助、护持、指导我学佛的同修、老师及善知识,愿他们能生生世世生于如来家,相应了义大法,得不退转地,共成佛道。
受业学僧 释正勤 合十
二○○○年十月二十八日
   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